關於部落格
一個人的生活是永遠也寫不完的曲子。
  • 232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生活》弄亂後的記憶拼圖

7/28(MON)



放了一天颱風假。



不知是感謝鳳凰,還是心中怨恨鳳凰?



看了電視裡的農民哀鴻遍野,地上的瓜與樹上的葡萄連哀怨的機會也都沒有就被大水淹的不成人樣。



心中有太多的感慨。



也為自己所放的這一天颱風假感到羞愧,低下了頭。










7/29(TUE)


早上下大雨,刮大風,以為放假。嗯,夢一場。




考完揮別暑假的第一項大禮,「班級模擬考」過後,班上依然靜悄悄。


雖然還是對那四位新轉班來的同學不熟悉,但我知道冰塊總一天是會融化的,就像現在的北極。


自從座位調換過後,一直水土不容,眼前是S,坐在我的後面的是E,所以不習慣。



我還是習慣著二上跟W坐旁邊的感覺,所以莫名的不習慣。





L在數學課上寫著證明題一邊說:「班考的成績出來了。R,你第一名吔,真是難得。」(轉述)


看著坐在我左前方的R,一副很跩的樣子,心中沒有無名火,什麼都沒有,有的只是我說也說不出的無奈。


衷心的恭喜他,雖然我嘴上常說他的不是,但我想R他一定知道背後的意義。







成績單死沉沉的貼在聯絡簿上,我依然沒有開心也沒有悲傷,偶爾只是有點大力的吐氣,不是嘆氣,好像是被打敗的感覺。



看完成績單,翟爸也沒說什麼,只是簽了名。



死寂在班考後開始轉移。









7/30(WED)



聯絡簿寫了一堆有關失敗的東西。



卻又無法消除心中積了一堆發臭的餿水,感覺很差。



看著L做好的願望樹,他說要我們用他做好的葉子寫志願跟想說的話。



此時我起了雞皮疙瘩,聽到「寫志願」三字,心中沒有底,我知道我是隻羔羊。


迷途的羔羊。









理化開始考了一堆總複習的填充題,Wu很心不甘情不願的說,對著我們說:「我也可以不用作這些填充啊,就課本教一教就好了啦……」一堆她不滿的怨言。



聽完後,我淡笑,真的淡笑。



老師們啊,總是心裡有一大攤苦水,只是吐不出來。








最後一節的體育課完後,跟著W又回教室,我需要他的幫忙。



而且H也來了,在邊寫東西的同時也跟著W聊了起來。



跟他聊了「日劇」,其實滿妙的,W是屬於那種不食人間煙火型的人,但我說完後他倒是聽的入神。



令我驚奇不已。









7/31(THURS)



沒有重要的感受。



一直想找時間打文章,但總是被我不利於管理時間的疾病打敗。



兩天的假期,寫功課花了我兩天半的感覺。



總覺得老師,看到了我虛偽與真實的交界處。







下午上課,開始半側鼻塞。



好痛苦,開始自動流鼻水,我的鼻子變成了沒有開關的水龍頭。




不曉得是什麼時候惹上感冒的。



我忍過了下午四節課。










8/1(FRI)




今天是全校返校,不過還是得照常上課,所以好像沒有差別。


看到轉班的舊同學,心中有點感動,莫名的。


之前看見他們在自己部落格上所留下的話,讓我鼻酸。


當時辦歡送會,真的沒有錯。







鼻子不聽使喚,想死。


而且更不聽話了。


變本加厲,於是衛生紙準備好了。



直到Wu的課時,才感覺好了一點。


想到昨夜不停的喝溫開水,不停讓自己流汗,都白費了。







C說最近幾個禮拜都會上他的課,為了北京奧運的關係。



他說他要為中華隊加油。



我心裡也一起附和著,這可能就是愛臺灣的精神吧?(笑








夜晚,放了一段時間的志願樹葉,我才下定決心寫下去。



我忽然想起國三學姐跟我說的:「我對你有信心,一定會上的,基測要加油!」這句話讓我莫名感動許久。



以前總不覺得信心喊話到底有用在哪裡,現在我好像明白了。










8/2(SAT)



依然得上課,感冒更嚴重了。



翟媽消遣我:「阿婆仔的身體。」



下課後,馬上吊點滴去看醫生,我覺得他也在消遣我:「多運動。」



好吧,應該是巧合。







今日有機會打文章,於是開始想。



還有自己心中埋藏已久的計畫,開始執行。



雖然面臨基測壓力,但是我對我說:「沒有事是不能辦到的。」



要從蒐集照片,資料,還有設計的版面開始。



花了我比讀書的時間更多。



成績依然穩著,沒有疑慮,於是全心全意都放在這上面。




只是為了這一班,對,只是為了這一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