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個人的生活是永遠也寫不完的曲子。
  • 232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生活》突然想寫的一些生活

看到開頭第一段「一些難以讓人了解的想法」,好像與前面無關。


但其實,最近因為剛開學不到半個月,整個事情多到無法應付。


除了考試以外還是考試,有時回到家還可以有『聯絡簿』陪伴我。


聯絡簿中三天一次的大篇札記,可以讓我寫到爆滿,因為有好多不滿。非常多的不滿,總覺得老師的想法開始在我心中產生一堆抗體,而且不停的反抗他們。






最近全班熱烈的討論,畢業旅行。

也許比我們年紀還要大的人覺得沒有什麼重要性,但是對於國中生來說:這是三年中最歡愉的時光吧。


第二次與同學過夜(第一次在二年級隔宿露營),第一次與同學在飯店裡玩到通宵,不是屬於我們家鄉的土地,我們就像是個外來人。


彷彿明天下午4點放榜的第一次模擬考,大家都快遺忘了。其實應該是,試著去遺忘。





「我們要準備桌球拍,還有桌球,還有中音直笛…」T跟我說。


「為什麼要帶這些?」我問。


「就可以玩小型網球,然後附加棒球,中音直笛就是球棒啊…」瞧他說的天花亂墜。


「萬一地板有鋪地毯呢?」我想破他的梗。


「不會啦,再想辦法就好」他好樂天。



T在班上,我承認他算是較成熟的人。尤其我跟他私下聊天的時候,其實他說話是很有深度的。

至於在班上搗蛋,我已經無法辨認他到底是故意亂來,還是事實上他具有兩種人格?





第二天,他又跑來問我:「翟,你那天想唱什麼歌,在車上的時候。」


他又來了,看來他真的很期待兩週後的畢旅。


「呃,就看那天啦。」想隨便敷衍一下,他的問題真的不好回答。


「我上次在浴室唱K歌之王,然後結果我忘了假音要怎麼唱了,可以教我嗎?」又是一副求人的樣子。

真的好難應付,我心想。不過對於畢旅的期待性,看來還是有可看性的。


我看畢旅的意義也許會跟其他人不同,不只是旅遊,對我來說這是個重要的過程。


暑假時已經企劃好的畢業光碟文案,重點全都放在九月下旬的畢旅,因此我也特別期待那一天。



不只L,我想全班都期待。







「你有空嗎?」F突然跑來問我。


「恩,有問題要問嗎?」


「恩…這一題。」他說。



F說他沒有補數學,我一直不大相信,尤其他的母親是個老師。


但是我不疑有他,還是照教。


因為之前看了「我的資優班」,讓我對一些觀念有很大的改變。


總是感嘆臺灣教育的一些傳統思想真的該改變了。


即使我討厭但又憐憫F的心情是不停的更迭,很不想教他,不想跟他說,但我都忍住了。



「培養人際關係是重要的第一步。」我對我自己這麼說。






「你覺得畢旅時,F會跟誰同一房間啊?」坐在我後面的R問我。


「不曉得吔。」我真的不知道。

「他還蠻孤僻的,所以我很好奇他會跟誰睡。」R這麼說。


F很少跟人說話,尤其在時事與流行的領域上,看得出來他非常少涉及。


何況是我現在所在打的這些文章,還有部落格呢?


這是我覺得他很可憐的原因,我總覺得他的心中是充滿著一些期待性的,然而被封鎖住的。



期待他在基測完能夠有不同的個性。







昨天的聯絡簿,我想到了鴻鴻的一首新詩,於是抄了上去。


------------------------------------------------
《 我現在沒有地址了 》  ---鴻鴻


我現在沒有地址了

我要去街角戰鬥

那從未被雪覆蓋的街道

現在給履帶的壓痕佔領了

我只有一枝曾經想給你,而已枯萎的花兒

背在背後

我要去街角戰鬥


我現在沒有地址了

每一個白晝都是夜晚

每一個夜晚都是遠方

我會在超商的倉庫、劇院的樂池、報紙的

分類廣告裡

書寫戰帖與情報、袖口沾滿

熟睡的口水與螞蟻


我要在推土機前倒立

我要在屠宰場外唱歌

我要到海關奪取護照和各種錢幣

發給那些不認識杜甫、沒聽過韋瓦第

生命裡只有地震和秋天的人

我要給遍體鱗傷的小孩一隻流浪狗

我會打扮成花樣少女去安慰那些失智老人

我會穿披風站上屋頂帶來空幻的希望


寫信給我就寄到任何一間麥當勞

我將會去行搶

寄到任何一間銀行

我會去用它點燃引信

也許我會藏身舊情人的

樓梯間,聽著叉匙叮噹

也許我會穿過玻璃,請冷漠有禮的年輕人

幫我修理眼鏡

但我沒有地址了

寫上你自己的吧

也許我正在你眼中讀著這句詩行



■ 一九四四年,法國作家安德烈.馬侯 (Andre Malraux) 離開避居德國佔領的城堡,前往加入地下反抗運動。朋友接到他的信,上面只提到:我現在沒有地址了……







抄完這首詩後,突然覺得我們好像都沒有地址了。

社會寫實意味濃厚,好像在投射什麼似的…


我現在沒有地址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