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個人的生活是永遠也寫不完的曲子。
  • 232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永夜談/洪慈謙



〈永夜談〉/ 洪慈謙


你們坐在火爐旁談論他的死亡
整夜 窗外下著濛濛大雪
「聽說他吞劍,那把伸縮式的。」
「聽說他走鋼絲,那條全新的。」
「怎麼會死?怎麼會死?這個馬戲團的。」
「聽說你們對他喊
小丑、小丑……
「可不是嗎?」
你們的笑聲迴盪在白色大教堂
清脆如猶大口袋裡的金幣撞擊


你們坐在火爐旁談論他的死亡
整夜 窗外喘著嘎嘎烏鴉
「聽說他服毒,那包過期的。」
「聽說他飲彈,那顆沒火藥的。」
「怎麼會死?怎麼會死?這個做麵包的。」
「聽說你們對他喊
喜憨、喜憨……
「可不是嗎?」
你們的笑靨綻放在白色死人骨頭上
潔白如墓地死神的鐮刀閃耀


你們坐在火爐旁談論他的死亡
整夜 小鎮執行著不是四月二十二日的停電
「聽說他本來要去跳巴黎鐵塔。」
「聽說他本來要去游尼羅河。」
「開什麼玩笑?開什麼玩笑?這個肢障的。」
「聽說你們對他喊
腦殘、腦殘……
「可不是嗎?」
你們將它丟進火爐燃燒
理直氣壯如當初丟棄自己的夢想


火焰舞動在他的死亡
熱度是你們感覺不到的光芒
「現在是晚上,沒有星月,沒有光。」
「當然,現在永遠是晚上。」
你們繼續談論他的死亡
無數的你們
無數的他


我在聖壇旁看著你們拿自己的肋骨燃燒
殯儀館的味道
「換你說說他的死亡,來火爐旁。」
我披上借來的斗蓬
借來的鎌刀如你們的肋骨白森森
「哈!原來是老闆。」



你們坐在火爐旁談論他的死亡
整夜 你們坐在火爐旁談論自己的死亡








社會寫實非常鮮明的一首詩,用對話襯出很多的意象。

尤其我對第三段部份印象深刻:


你們坐在火爐旁談論他的死亡
整夜 小鎮執行著不是四月二十二日的停電
「聽說他本來要去跳巴黎鐵塔。」
「聽說他本來要去游尼羅河。」
「開什麼玩笑?開什麼玩笑?這個肢障的。」
「聽說你們對他喊
腦殘、腦殘……
「可不是嗎?」
你們將它丟進火爐燃燒
理直氣壯如當初丟棄自己的夢想




這一段給了我自己有很多的感觸,寫的很真實,又不拐彎抹角。

我都想問自己是否「腦殘」了?

又對我自己有了很多的憧憬,2010,一個新的開始即將來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